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红海全员】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5]

阅读正文前烦请移步本通知


上面那则通知确实比较重要。
高考倒计时放松身心产物。 
可能坑,可能填。 
全员学者向,注意避雷。  
tag标明全文cp,若无具体内容致歉。  
科研部分必然出现常识性及学术性错误,敬请斧正。  
全文致敬郝景芳,有刻意推文向。  
喜爱作品不代表完全同意作者观点。 
tag是彩蛋。 
ooc致歉。  

废话太多,叨扰。  

——————————————————————

[五]

杨锐说过顾顺是专研生化的,大家都记得清楚。

所以庄羽和顾顺令人震惊的共同语言是怎么回事他们并不清楚。

庄羽,蛟龙课题组最年轻的小伙子,有着一张眉清目秀青涩乖巧的学生脸,以及光辉灿烂的履历。生物科学的学生,浙大毕业,研一下半年交换到宾夕法尼亚,回来的时候带着硕士文凭和一身计算机专业技能;博一下半年又给交换到爱丁堡,回来的时候一个人就是一个低调的黑客帝国。

专业承包各类计算机技术故障在庄羽这都不足挂齿。刚进课题组那会院里wifi卡顿,庄羽传着文件养着菌,菌落连成一片进度条还空着半截,就一气之下花了两个月编了一套系统组里一人给安了一个,赶得上个微型互联网。后来庄羽说是要优化性能硬是给后楼天体物理组扒着望远镜的罗星安了一个,罗星一面看着院里反射弧绕地月系两圈的wifi可怜巴巴闪着半格信号,一面跟着蛟龙聊得风生水起不亦乐乎,不禁萌生那么一点点跳槽的念头。

系统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维护升级全是庄羽一个人偷闲揽下,效率之高令人咂舌。小羽,你有这本事居然跑到这来养真菌?大家不止一次提出异议。庄羽挠着头冲大家笑,这是业余爱好,业余爱好。生物工程才是主业嘛。

庄羽对电脑的使用似乎与常人有异,偶尔调试系统没人跟得上他的频率。一群计算机必修课的C9高材生看着蓝屏白屏黑屏上滚代码。眼珠子一个个全跟徐宏看了齐,庄羽手指修长灵活,兀自在键盘上跳芭蕾,一目十行间或喃喃自语,俨然渐入佳境。庄羽在蛟龙呆了一年半,没人能用计算机语言和这时候的他交流。

顾顺就能。

顾顺入队第二天庄羽去给他装系统,他拿着图谱皱着眉头苦思冥想偶尔抬头失神般望上一眼。快收尾的时候陆琛拎着外卖盒进来了,顾顺想起庄羽刚还喊饿,就拍拍他肩膀:“去吃吧,后面我来。”

后来大家问庄羽,你当时为啥相信顾顺啊?庄羽得意洋洋笑道:“物以类聚,同性相吸嘛。”陆琛拿记录本拍他脑袋,物理电学磁学怕是没及过格吧?头天晚上和顾顺喝着三泡台划着拳边划边骂人拽的庄羽此刻变脸比硫氰化钾遇铁显色还快,嘴一抿眉一挑腰一叉,“咱顺哥是天才!天才懂吗?这就不是他的爱好!是第二专业!第二专业啊!”然后掰着手指对顾顺进行神化性质的专业评估,旁若无人。顾顺笑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抬手比个“请停止”(1):“得了吧您哪。你们听羽毛儿瞎扯,搁这儿谦虚呢。”

徐宏叹口气,抓了筷子塞到俩人手里。

“吃饭。都吃饭。”

杨锐看着孩子们笑成一团也开心得不行,隐隐又担心着他们这样会不会影响到本职工作。徐宏给他夹菜,“不可能的,什么时候干什么事,他们两个分得比谁都清楚。”

顾顺的“第二专业”之谜还是通过罗星得到的解答。周末小组例行锻炼,半个组员兼李懂家属兼蛟龙课题组跨学科信息共享源罗星同志优哉游哉撑着平板支撑跟大家伙儿如数家珍,全然不理会单杠上简谐运动着的顾顺波峰一下波谷一下的朝他飞眼刀。

“……顾顺这个人吧,你们估计不知道,特别优秀。信息技术竞赛全国第六让北大看上的嘛。”

“罗星你撑个平板话那么多。”感受到大家的目光,顾顺喘着气儿控诉他。罗星充耳不闻。张天德正给佟莉压着仰卧起坐呢,转头语气挺兴奋:“是保送的啊!”

“哪儿能啊,要给保计算机系还不顺人的意,非得自己考。”兴许是跟顾顺待久了,罗星语调里莫名其妙带了点儿京味儿。生怕别人不知道顾顺优秀似的,罗星滔滔不绝。“考了个生命科学院,满意了,又能学他的心肝儿生物科学,还能把计算机当成必修课,难得跟计算机系专业课似的。刚进大学那会儿每天晚上在寝室熬夜啃书,搞得我一直以为他计算机系的。”顾顺感觉大家眼神里带了惊诧,愈发不自在,硬着头皮自我辩白:“北京人,北京人啊。题简单分还低,本地学校还有政策的,真没什么。”

“你个高考715的快闭嘴吧。”

很好。罗星爷们儿上辈子欠你的。顾顺牙一咬蹦下来。罗星高扬着眉毛笑,大家是什么眼神他没敢细看。他有点发怵——意气归意气,玩笑归玩笑,他其实不太情愿显得与众不同。他白了罗星一眼。

“我看你强度不够,来你驮着我做几个俯卧撑。”

罗星一下子弹起来,顺势往杨锐边上一躲:“队长,顾顺不团结兄弟部队啊!”杨锐擦着汗笑得爽朗,庄羽跳下跑步机来搭他肩,眉毛眼睛都弯弯的。我就说顺哥是天才嘛。是吧是吧。他说话时语气里有雀跃,闪着星星眼。顾顺大着胆子仔细看,大家居然全都笑眯眯看着他,佟莉还轻轻点着头。李懂的目光跟他撞上,他孩子气的长相带着点温温柔柔的笑还挺好看的,顾顺看着他突然觉得踏实,又看着大家,心里的不自在不知怎的烟消云散了。他去看罗星,罗星举着水杯子,笑里有点东西。

午饭的时候顾顺毫无形象吸溜羊蝎子,杨锐慢慢把研究进程铺开分析,大家边吃边听,偶尔跟一两句。高端但烂熟的专业词汇接二连三向顾顺问候,他一时间有些恍惚。整个少年时代他作为别人家的孩子被一枝独秀高处不胜寒贯穿始终。他无意如此,只是随心而动尽力而为罢了,偏偏这就是翻译出优秀的密码子。他看着目力所及的每一个人的面容,个中闪烁着相似的神情。于是他突然想起罗星的笑,那是给他传了一句话。

你看吧,有什么可怕的。

顾顺心里腾升起微妙的轻松,这种感觉不太熟悉,但他挺喜欢。

中午李懂睡醒,看见顾顺的微信,问他方不方便借先前的实验记录看看。李懂倒是不介意,不巧一本全在办公室。顾顺说没事,我就在办公室加班呢,你给我指个地儿。李懂问罗星,你同学工作狂?罗星摸着下巴,好像李懂把他问住了。

“不太确切。应该说他执行力强。”

“什么?”

“他脑子里不存点子,一旦构想成熟立刻付诸实践,开了头就没日没夜的。”罗星叹口气。“有时候我觉得他是个疯子,有时候我挺佩服他。”

李懂点点头。罗星没有谈及往事的喜欢,他也没法据此勾勒出一个清晰的顾顺的轮廓。他回忆一下和顾顺的相处,最先出现的形容词居然是无畏果决。听上去不像研究员。李懂想。

像个狙击手。

隔天李懂上班,意料之中看见顾顺正换衣服。自从顾顺调来,李懂每天头一个报到的地位就不保了。李懂打个招呼,挂了大衣换了白大褂要去拎水壶,顾顺把他叫住了。他看着顾顺走过来,带着红血丝的眼睛噙着笑,手插在白大褂兜里,确实有点二大爷。

“不忙了,刚灌满了。”李懂点头,顾顺显然意不在此。

“我昨晚把你记录本看完了。”李懂感觉到他居然有点激动。“李懂,你守着座富矿啊。”

李懂不明所以。推测结构是很复杂的工作,四分之三的记录都是失败,他不明白顾顺何出此言。他把困惑如实说了,顾顺听着,眼里渐渐盛满了难以置信,他低下头来,伸手抓住李懂的肩膀。

“每个错误都是站错队的正解,你不明白吗?”

李懂看着顾顺的眼睛,摇摇头,又点点头。此前他确实不明白,但顾顺说得很明白。顾顺看着他懵懂的样子扑哧笑了。

“你还挺可爱的。”







tbc.

You have my word.

(1)详情见劝阻吸烟的那个手势,私心觉得那个挺可爱的……






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不才碔(wǔ)砆(fū),感谢阅读。

以及开头的通知真的很重要。

评论(1)
热度(56)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