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想写那种傻白甜泼糖养沙雕的文。


想写温雅琴哥抢刀姐的貂崽子蓐秃了都不撒手。


想写蕙质兰心秀秀拿着小工笔和胭脂给二少点花钿。


想写丐爷站在扬州大路当间儿用糖葫芦拦军娘的马。


想写大师风雨安如山到头让秀秀怼得大气不敢出。


想写道长道姑在纯阳万丈深渊两侧峭壁之间双人轻功打雪仗。


想写炮哥喵哥每逢月圆之夜在月亮前面飞来飞去凹造型。


啊。


劝不住了。

碔砆好乏啊。


碔砆要更文。

当我看到标题的时候:哇,狙击手。

当我看到照片的时候:哇,徐宏。

一个试阅。

不知道能写到什么地步。

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全文。

如果一定要预警一下,这是个BE,倒叙的那种。

主要是让大家知道我还活着。

最后,蛟龙科研组那篇我一定会更的。我发誓。

刚开学军训超级忙没时间更文但是……

还是想玩……

谢谢大家,我会找机会更文的……

毕竟我还欠大家至少十二篇《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不是……

死生契阔:

谁能给宝宝说说吗?
好吧,其实就是花式求聊天😂

【特调处全员】眉眼如初,岁月如故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
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题记

春雨惊春清谷天。      
              ...

【红海全员】自此披挂向斜阳

三年过去之后想到的一些事,听过的一些话。
纪念2018高考尘埃落定。
感谢这个圈子,感谢可爱的你们。
糟糕的文笔,只能请大家将就。不才还在慢慢成长。
毕业还远。
《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番外特别篇。
ooc致歉。

废话太多,叨扰。

———————————————————————————

[山雨]

杨锐从十六号开始失眠,成宿成宿做梦。梦里白花花的试卷、黑板上密密麻麻的粉笔字和查分电话的忙音。他在梦里辗转反侧,睡得筋疲力竭浑身冷汗,索性睁了眼盯着天花板看个没完。模模糊糊感觉身边有点亮,一侧头,徐宏居然也醒着,倚在床头就着床头灯的微光把志愿填报指南翻得卷边起毛。杨锐翻了个身,你没睡?徐宏垂眸轻...

年货到了。

为墙纸和湍太鼓掌。

1 / 5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