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红海全员】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2]

高考倒计时放松身心产物。
可能坑,可能填。
全员学者向,注意避雷。
tag标明全文cp,若无具体内容致歉。
正式科研部分必然有学术性或常识性错误,敬请斧正。
全文致敬郝景芳,有刻意推文向。
喜爱作品不代表完全同意作者观点。
ooc致歉。

废话太多,叨扰。
——————————————————————


[一]


[二]

徐宏觉得最近的研究不太顺。


杨锐闻言从双筒显微镜上抬起头来,目光疲倦,语气严肃。


“附议。”


然后他对着徐宏的眼睛沉默了。徐宏端着杯子走过来,轻声细语地说着研究的问题。他说蛋白质高级结构推不清楚模板也不好改,懂事儿这孩子心急焦虑谁也没法劝。他说小庄跟陆琛跟我提了空间构型的问题问能不能用真核受体试一下,这俩孩子干起活来跳不出去都快成心病了。他说石头佟莉从早到晚观测也没个阳性结果,三天两头睡实验室早晚给孩子们整垮了。杨锐不说话,就安安静静看着徐宏,他一双眼睛嵌在消瘦的脸上更显得大而亮,眼底的充血和眼下的青紫就愈发触目惊心。他叹口气,低下
头揉了揉睛明穴。


义无反顾走上了这条路,谁也不是怕苦的主儿。蛟龙课题组平均年龄不大,成立时间也就三四年,摘下的果子让高院长每次看到杨锐都能带了欣慰的笑,譬如芝兰玉树,生于庭阶。可杨锐和徐宏都清楚这果子是怎么摘下来的。一帮小伙子小姑娘仗着自己年轻气盛有几分力气,可劲儿糟蹋自己。都是好学上进求知欲强的好孩子,都是共和国星河里默默闪光的一个小点。杨锐知道自己应该劝劝孩子们。可他看着那护目镜黑眼圈红血丝全都遮不住的求真的灵光,又开不了这个口。


徐宏一直垂首看着他。


“来,徐宏,水给我喝一口。”杨锐终于开口,徐宏把自己杯子递过去,站他背后帮他揉太阳穴。杨锐喝口水,闭着眼摸到目镜盖子,摸索着盖好,捧起杯子在眼睛前边蒸一阵子。徐宏动作轻而慢,杨锐知道他是给自己揉心里那块疙瘩。组员都拿他当避风港,杨锐知道蛟龙离不了他,自己也离不了他。


“院长给咱挖的生化尖子今天就能到。”徐宏揉着,杨锐语气软了软。“中午我去院长那边接人,懂事儿边上还有张桌子吧。”


“有。”徐宏手上没停,“你俩的饭还订吗?那帮孩子嚷嚷着吃黄焖鸡米饭。”


“一群馋猫。”杨锐笑了,扣住徐宏的手转过身来,“订上一份吧。你坐着,我给你揉揉。”





中午大家在办公室里围个圈吃外卖,中间摆着李懂的笔记本电脑,全组就着上面几张电镜照片和几个模型边吃边讨论。徐宏好言好语催着说好好吃别聊了,大家嘻嘻哈哈的说没事没事就顺便看看。正聊到某个二硫键到底是确实存在还是辅助构型,杨锐推门进来了,后边还跟个面生的年轻人,一米八几的个子站那都显得门框矮,五官周正,身板笔直。杨锐把人领过来,大家齐刷刷看着,小伙子倒眉毛一弯露了个笑,春风满面的。


“大家认识一下,顾顺,高院长给咱组挖的生化尖子。”


这名字耳熟。李懂条件反射般抬起头,奈何突触联结早就朽得不成样子。背着个黑色旅行包的顾顺站在杨队边上,挺拔得像棵白杨树。李懂的突触后膜白白等了半天,还是没有神经递质来告诉他这个名字的含义。顾顺轻轻鞠了一躬算是向大家问个好,还不及站直身子,庄羽带头,佟莉跟着,一片掌声齐刷刷响起来,唬得他一个激灵。他张张嘴半天找不到话说,回过神来才开心地道声谢,笑一笑还露出两颗小虎牙。


佟莉伸手点点顾顺,两道剑眉难得弯了弯,也笑开了。


低血糖的张天德三天两头睡实验室,佟莉说着走了走了还是拎着一兜子甜食回来陪人跟一帮培养皿大眼对眼点;陆琛把快要走火入魔的庄羽拖出去涮冒菜换脑子结果对着一桌子香菇平菇猴头菇金针菇严肃探讨关于真菌用作受体的可能性;杨锐徐宏守着培养皿显微镜和全队的实验记录不吃不喝分析到快要羽化而登仙;李懂对着电镜照片分析建模修改推翻分析建模修改推翻直到头昏脑涨两眼发黑。太不顺了,简直太不顺了。整个蛟龙,包括隔壁物理院的罗星,都觉得这次的课题简直是史无前例的不顺。


“好名字。”

佟莉站起身来和顾顺握握手。





杨锐指了队员们一个个介绍给顾顺认识,顾顺一个个握过手问声好,到了李懂这儿,顾顺眉毛抖了一下,心说这人名字熟啊。搁哪儿听过我这。杨队给他安顿到李懂边上空桌子那里,课题早就和他解释清楚,研究现状也给他做好交代。顾顺一听笑了,二话不说就要去和李懂一块儿推结构排模板。当年他进剑桥的敲门砖可就是蛋白质空间构像概念模型,博士论文答辩也是蛋白质工程相关的,他的生化底子又在那垒着,论理论基础,他可是一点儿都不心虚。杨锐一想正好,新同志愿意攻坚,那当然要加以鼓励,就此答应下来。顾顺收拾桌子的时候瞅一眼李懂,见他正对着电镜照片扼杀脑细胞,咬着下唇,年轻的脸被液晶屏照得发亮,眼睛里透着点光。


这光怎么也这么眼熟。顾顺心想。


快下班的时候杨锐跟徐宏一合计,觉得应该给新队员接个风,大家一块儿涮个火锅,当场就把座订了,还义正言辞明令禁止任何形式的消极逃避行为,各自把各自的东西收拾利索了楼下集合,一人刷一辆摩拜组团骑到火锅店楼下。顾顺动作利索,没一会儿就出去了,石头边收拾恒温箱培养皿边偷瞅着佟莉的背影,李懂想着得跟自家哥打声招呼,收拾收拾实验记录,冲到物理院找罗星。


一推门,李懂就愣了。


罗星正坐在椅子上哈哈哈哈哈哈哈,手里的茶差点泼到身上,大而有神的眼睛完全眯成一条缝。办公桌上坐着个大高个,也端着杯茶,拽了吧唧的笑配上两条叠着的大长腿,俨然一副二大爷的姿态,正跟罗星聊得开心不已。


正是顾顺本人。


“懂事儿?”罗星从椅子上探头,脸上还挂着没缓过来的笑,顾顺闻言也望过来,目光中的戏谑还没完全褪下,正正撞进李懂惊诧的大眼睛里。罗星不紧不慢站起来,拍拍顾顺肩膀,咧开嘴冲李懂笑了。


“你队友,见过啦?”


看着李懂懵懂地点头,罗星又转向顾顺。


“我表弟,认识啦?”


顾顺的计算机脑袋里刷过满屏的信息代码。这是我的新同事李懂,罗星的生物尖子表弟懂事儿,隔壁清华的,清华,呸。作为一名北大人,顾顺恪守两校长久以来相爱相杀的优良传统,一拍大腿蹦下罗星的桌子,藏蓝色风衣在身后低低飘起来。他冲李懂干脆利落伸出一只手。


“罗星都快把你夸上天了。找个机会,让我见识一下?”


李懂握着手,一看这个人笑得倒是阳光灿烂,偏偏拽了吧唧的语气配上那一点点京腔让人不来火都难,便也毫不客气反唇相讥。


“那你有什么本事,也让我见识见识。”


顾顺一听笑得更欢了。瞧瞧这张嘴,怎么就跟他哥一个样子。他就这那只手用力一握,周身的气焰这才偃旗息鼓,唇边的微笑带着一丝郑重其事。


“有的是机会。”


“行了行了顾二大爷你快别逗他了。”罗星白了顾顺一眼,转头又朝李懂歉意地笑。“懂事儿你别理他。不知道团结一下队友的,像什么样子。”


顾顺只装作没收到罗星的眼刀,他脸上的笑容正招摇着,小虎牙在初春的阳光里显得俏皮。



tbc.
or not.



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不才碔砆(wǔ fū),感谢阅读。

评论(8)
热度(52)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