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HW】记一个片段

原著人设原著人设原著人设。
巴斯克维尔猎犬背景。
21世纪时间线。
N刷原著之后停不下自己摸鱼的手。
真的只是一个片段。

——请确保您已经认真阅读作者的废话以防踩雷——

当华生小心翼翼接近石屋之时,他对接下来的遭遇一无所知。无论如何,他期待对手不要是个携带枪支的危险分子,他的子弹不够他捱过一场恶战。他蹑手蹑脚地接近那低矮的石门,带着几分私闯民宅的紧张——可那位“原住民”也不过是个房客而已。他想着,莫名有点想笑。屋内空无一人,正中的方石上铺着塑料布,放着一只野餐篮。华生见过它,它就是那个送饭的少年手里那只篮子,盖着一模一样的黑蓝方格野餐布。华生上前,谨慎地检查了它。黄油司康,伯爵红茶,房客的品味不错。可是,这是什么—— “华生医生去过库姆·特雷西” 。

华生的手指一僵。他全然想不到这个神秘人竟然在关注着他的行踪。这是我们的对手吗?他想。难道福尔摩斯派遣我来的用意已经被他窥探,而他就派了那个少年来监视我的行动吗?华生感到他们的身边已经布下了一张网,随时可能收紧。他决意在这里等候神秘人,可他仍顾虑着可能会打草惊蛇。谁能担保这支几乎是空了的左轮能是这样一个机敏而坚毅的人的对手?感到威胁的他是会溜之大吉亦或鱼死网破?我们会不会将亨利先生置于更大的危险之中?——更有甚者,谁能保证这个意外之客不是我们的一位帮手,暗中支持着我们的行动!华生的大脑飞快运转着。他感到自己的才智恐怕难以应对这一连串的反问。除了坐在屋子的阴暗角落等着房客回来,他想不到更好的解决方法。

如果福尔摩斯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

华生还没有想到一个完美的对策,屋外就已经传来了脚步声。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关掉了手机,然后攥紧手枪枪柄。随着一点点的接近,那脚步声开始变得断断续续,最后归于沉寂。华生的一只手紧张地在衣襟上擦了一把,却无意间触碰到了角落里的一堆烟蒂。一条拉长的黑影在日影之中投射到地面。在令人神经紧张的死寂之中,响起了一个独一无二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声音。


▼“啊,这是一个多么美丽的黄昏啊,亲爱的华生。我说呀,到外面来,比待在里面要舒服多了。”▼


那一刻的华生不太清楚自己的心情,但他确实是松了一口气。他关上了机头,弯腰走出低矮的石门,走入枫叶色高远壮阔的黄昏之中。落日的余晖泼在群山之间,无边天际晕染着深深浅浅橘红色的彩墨,滚滚云海明暗交界线分明,与辽远大地上连绵山脉交相呼应。那个群山之间孑然独立的身影在万籁俱寂之间转过身来,他身后一轮落日在晚风中微微抖动。

多么遗憾。华生有些遗憾,甚至有些气恼。我居然不是这世上最优秀的画师。

“华生,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广阔的天地,连绵起伏的群山,浩瀚的苍穹与无限延伸的空间在那一瞬间如一幅画卷在华生眼前缓缓展开。▼那个带着冷峻、深沉、幽默的口吻的声音,全世界只有他一个人有这种口气。▼他走上前去,与他共同向着远处漫无目的地眺望。


▼“我这辈子还没有见到谁这样开心过。”

“从来也没有像这次使人更惊吓的,对吧?”

“嗯,对,我得承认这一点。”▼


日头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西沉着。在漫长的、永恒的瞬间,在晚风中福尔摩斯侧过头,看到华生刚毅而轮廓分明的,军人的侧影。大不列颠的荣耀以及这片海岛沧桑而灿烂的历史仿佛在这群山间沉默,坎坷多舛与众不同的前半生在这位退伍军医的眼眸中凝固,模糊,深不见底。那些宿命论者是怎么说的呢?他突然有微笑的冲动。

“华生,我真的为你骄傲。”

他低沉而动人的嗓音这么说。华生听出了那语言中饱满的情感。他的微笑比枫叶色的夕阳还要温和,他转过脸去看着福尔摩斯。

“我为我们两个感到由衷的骄傲。”

说完这话的福尔摩斯侧过身去,在军医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在夕阳还在下沉的时候,他吻住了军医。


意料之外的,他没有感受到丝毫的反抗,甚至任何一丝情绪波动。他闭着眼,可他能感受到半轮落日映红的天穹在他们头顶延伸,群山在晚风中迤逦成一卷史诗。

[注:两个▼之间的部分为柯南·道尔先生的原文]
[人物属于柯南道尔先生,ooc属于我。]

评论
热度(9)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