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算如今,君还记』『一发完』

存货混更。
让他们俩在高考前先吵一架吧!
微虐慎。

————————————————————————

“啪”的一声,文件被摔在办公桌上。面前仍然只有一个背影,银灰色头发,宽松的长袍。
“伪君子。”
黑色短发的青年面部表情全无,目光凌厉冷酷似利刃。左手按在那份文件上,右手在身侧紧紧握拳。黑色西装由于过分突然的动作起了褶皱,细框眼镜微微滑落。
“装聋作哑。”
把手从文件上移开,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讽刺。
“你自己看看,你们的招生简章,上面写没写贿赂?写没写诓骗?写没写强制?写没写你们那些不知廉耻令人发指的行为?”
长袍的背影岿然不动。
“彼此彼此。”
京城的夏风穿过大开的窗户,撩起那人的灰白色发丝。背在身后的双手骨节...

『百廿北大,为你而来』 『2017.5.4 北大一百九十九周年校庆』

谨以此文向北大献上微不足道的一点祝福。

文题无关。
正文高度错乱。
——————————————————
起风了。
北大先生从办公室的窗户望出去。上午的浮尘让人有些鼻塞口干,下午的扬沙更是肆无忌惮,天地之间黄埃弥漫,玻璃窗剧烈摇晃着,哐当作响。大概又是重度污染的一天。说来也是这几年司空见惯的,平淡无奇。于北大先生而言,北京的风沙早习以为常。
然而北大先生仍然拒绝在这样的天气里出门散步。窗户也还是不要打开的好。他思忖着。毕竟习以为常与喜爱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他今天实际上没有与孩子们见面。确切地说,与诸位先生们也没有。并且,清华先生似乎也对天气抱有同样的看法。北大先生努力回忆了一下,清华先生并没有提前与他...

『新年贺文』『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中』

上 


预警:文中校拟非高校本身而是高校象征。 
大概是个不太正经的群像? 
主北清BL/上西交BG「什么鬼名字」 /隐复华BL
天气状况未考证「所以是不是真下雪了我也不清楚」

 …………………………………………………………


飞机于十一点二十五分降落。


扑面而来的寒风让中科姑娘不由为自己身上的这件加厚大衣暗自庆幸。要是不听西交一句劝,那何止吃亏那么简单,恐怕就要红红火火地发起烧来了。这样想着,中科把围巾紧了紧,仔仔细细掖进领子里。


出机场,打车,报地名,看地图,中科一路顺利地来到了西交楼下。看清...

『春节贺文』『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上』

预警:文中校拟非高校本身而是高校象征。 

年都过完了贺什么文。
大概是个不太正经的群像? 
主北清BL/上西交BG「什么鬼名字」 /隐复华BL

天气状况未考证「所以是不是真下雪了我也不清楚」
又名『过年有三宝:南大熬的福寿汤,复旦耍的嘴皮子,北清上西发的狗粮』
↑什么鬼

…………………………………………………………


大年三十,西安火车站,阴,有风。 


上午九点十五,零下十三度。 北大先生把手机放进衣兜,扣紧了红色唐装领口的盘扣,系好松松垮垮的围巾,望着阴沉的天空,在厉声咆哮着的寒风中叹了一口气。


北方的冬风说不清楚是热情还是...

『北清/北燕/清燕』『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微虐慎』『是历史老师非要上课提燕京的』



1999年2月28日,有噩耗传来,道是冰心她老人家撒手人寰。“小北在未名湖边站了整整一天,动也不动,叫他也不应。”清华后来这样回忆道。



2005年7月6日,有几物理系教授终日精神不振,问之,则道是在半导体研究中立下汗马功劳的黄昆先生已逝。“当时清二几乎是冲进我办公室里来的,抱着我一边哭一边断断续续喊姐姐。”北大每每忆起,总会长叹一口气。



2012年5月31日,周汝昌先生逝世的消息见报,文学院先是震惊,尔后一片哀恸。“小北去图书馆借走了一本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红楼,非正规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