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红海全员】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6]

本质上是高考倒计时放松身心产物。
可能坑,可能填。
全员学者向注意避雷。
tag标明全文cp,无具体内容致歉。
科研部分必然出现学术性及常识性错误,敬请斧正。
全文致敬郝景芳,有刻意推文向。
喜爱作品不代表完全同意作者观点。
tag是彩蛋。
ooc致歉。
废话太多,叨扰。

————————————————————

[六]

李懂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多久没见过顾顺黑白分明的眼睛了。

连日来顾顺眼里一直充着血,偶尔中午吃饭的时候李懂挨着他,抬头就能看到他眼眶下透着乌青。跟课题跟得形容憔悴,这也是常有的事。可是李懂不明白,他眼里怎么就没有倦怠和茫然。炯炯的目光依然从他布满血丝的双眼透出来,而他自己也沐浴在抖擞的精神里,从早到晚,偶尔通宵,偶尔牺牲休息日。要不是李懂心中了然研究举步维艰,他昂扬的精神面貌几乎像是成功唾手可得。李懂把实验记录翻来覆去地看,抱着资料一个字一个字地啃,越看心越乱,就转脸看顾顺。顾顺手边摆着不少记录文献,左手握着鼠标,右手夹了两支笔,桌面正中一张白纸,零零碎碎画了不少构型,眼睛扫描似的在文献间游走,动作不多,偶尔勾画几笔,偶尔做点标注。他眼睛有神漂亮,面部轮廓棱角分明。李懂看着看着眼神涣散开来,思维在云天之外跑起野马。

“想什么呢。”顾顺侧过脸。李懂眼睛大,瞳孔收缩的瞬间看得分外清楚。“来,看看。”

李懂走过去,仔细看那张白纸。“这是?”

“这两天一直在做的假设。我倾向于结构大体正确,所以我想,有几个地方图谱上有点模棱两可,做了一点微调。情况可能类似手性异构体吧。”顾顺摇着笔杆,李懂陷入沉思。良久,他直起腰,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微笑。

“言之有理。”

两个人一起盯着结构看了一会儿,就听顾顺说,也是个进展啊,离结题又近了一步。李懂轻叹,但愿如此。顾顺看他刚有点情绪饱满的样子一下子又忧心忡忡起来,声音里头就带上笑,你乐观点儿不就能顺多了嘛。他笑得云淡风轻的,好像几个月来的瓶颈荡然无存。李懂笑不出来,只好叹气,那我可真的不如你。顾顺听了嘴一咧,对啊,我就是顺啊。李懂看着他深神色里的得意狡黠,终于忍俊不禁。是,你不顺谁顺啊。顾顺挺认真抬头看他笑。此前李懂锁着眉抿着唇的形象于他太过深入人心,总感觉题还没结人快垮了。顾顺挺喜欢翻他记录,数据完备条理清晰,听罗星讲他天赋异禀求知若渴耳朵快要起茧,更亲眼目睹他治学是何等严谨,律己又是何等苛刻。他绝对是个优秀的研究员——

“你以后多笑笑吧,拧着个眉毛实在不好看。”

李懂一愣,有点莫名其妙。顾顺抓了笔转得呼呼生风,说午饭时候也把这个好消息跟大家伙儿说一声。这可是咱俩合作的第一个成果。李懂更摸不着头脑,和我还有关系?这不是你的点子吗?顾顺一仰头挺直腰杆盯着他看。李懂脑子发懵,回过神来突然想起来件事,芝麻粒大的,他几乎忘了。

说不上几天前,他在顾顺桌上瞥见个打火机。银灰色的金属小匣子,简约精巧。他有点奇怪。顾顺在他印象里是烟酒不沾划拳都喝三泡台的。听他一说,顾顺掂着匣子笑得春风得意。

“纳闷儿啊?你还记得那杯子跟那钢笔不?”

“所以这不完全是个打火机?”他问。顾顺把匣子塞到他手里,李懂同志,幽默感是我的天赋。李懂白他,少贫。顾顺撇撇嘴,你看着啊,你打火的时候呢就能倒出来碘酒,这个喷嘴能往上掰,跳出来的这俩架子放医用胶布和创可贴。你把底板划开呢这周围缠了一圈纱布,这盖子后头有个活扣,打开了里头是药棉。前后两面有夹层,中间能放一次性手套。李懂挨个试一遍,给他扔回去,笑开了。

“你让我想起个人啊。巴斯德,记得吧?”

“记得啊,怎么?”

“他分离第一对手性晶体,当时就是一对手性异构同时存在不表现旋光性嘛。和你这个急救箱有点像,名不副实啊。”

顾顺一挥手送匣子去做了竖直上抛运动。李懂同志,您这思维太跳跃,我跟不上了啊。李懂眼疾手快,半空中把匣子逮过来,幽默感是你的天赋,你自己说的嘛。顾顺眯着眼笑,笑着笑着突然正色,李懂,你说得在理。

顾顺盯着李懂,李懂盯着顾顺。我说得在理?这就算?顾顺点头,可不。灵感多难得呢。他那支笔转得让人眼花缭乱,李懂眉一弯,看来你这成果我还能分一杯羹。顾顺看他笑了自己也开心得不行。何止一杯啊,你高兴了这一锅都是你的。李懂又白他,贫。顾顺也不恼,吊儿郎当看他笑。不过啊,李懂突然开口,就这么一句玩笑话,你也能听出灵感?顾顺拿笔杆敲着桌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李懂同志,你看过《红楼梦》吧。
电光石火间李懂恍然跟上了顾顺的思路:

“世事洞明皆学问……”

顾顺卷了纸,收了笔,不紧不慢站起来。

“人情练达即文章。”

“来吧同志们开饭了!”陆琛拎着外卖盒推门进来,后面跟着兴冲冲的庄羽。顾顺上去接,庄羽就跑过来揽住李懂。“顺哥懂事儿有没有好消息带给我们哇!”李懂被他拖着踉踉跄跄的,抬头看见顾顺卷着袖子摆着桌冲他笑。张天德佟莉抱着资料进来,看着一桌的菜“嚯”的一声惊叹。杨锐徐宏后脚进来,什么事这么激动啊?一低头也“嚯”的一声。徐宏从顾顺手里接了筷子,队长,这不全是你爱吃的嘛。陆琛庄羽一边一个凑过来,对啊对啊,今天开题一周年,队长副队最辛苦嘛,我跟羽毛儿商量了一下,专门点了你俩最喜欢的那家鲁菜馆。副队你光看着队长爱吃,这里头还有一半是给你点的呢。杨锐笑得开怀,心里头暖,好,就数你俩鬼机灵。庄羽一吐舌头,我俩活儿最少最轻松啊,总得为大家干点啥。陆琛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个袋子捧到顾顺面前,顺子也来了小三个月了,从刚来就没消停过一天,周末还加班。我们也没啥好表示的,就给你点了杯星巴克,听星哥说你爱喝这个,趁热喝呗。
顾顺接过袋子,一口伶牙俐齿像粘在一块儿似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周围全是笑脸,佟莉抱着资料盒,周末总喜欢在健身房和他过几招;石头笑得有点憨,揣了一兜的糖偶尔给他散两颗;陆琛圆脸眼睛亮看着精神,嘴上说着你这人怎么这么跩呢还催着他别熬着按点回家;庄羽笑起来像个小孩儿,一口一个顺哥叫得他总怕陆琛寻仇;徐宏是前辈,温润如玉风度翩翩,给他带资料的时候轻轻拍他肩道辛苦;杨锐是个好队长,习惯叫他小伙子,毫不吝惜自己的夸赞。甚至罗星,已然金兰之交,无需多言。

那么李懂呢?

作为研究员的李懂之优秀所有人有目共睹。然而作为搭档的李懂让他觉得格外舒心。他和自己想法互补,灵感碰撞,事半功倍。同时他似乎能与自己在相同的频率上无障碍交谈,就像是自己对世间万物的热爱与好奇总能在他身上找到共鸣。不可思议的事情在于,他有着与自己截然相反的性格。诚然这算得上矛盾,但显然深谙辩证法的顾顺不以为然。有了矛盾的存在,李懂才显得真实而鲜活。顾顺看见他笑得挺开心,饱满的唇让他看上去稚气未脱。顾顺承认自己确实喜欢看他笑,原因可能不止物以稀为贵那么简单。

“那今儿日子这么好,我跟李懂也得给大家带点儿好消息啊。”

他冲李懂眨眼。

“李懂跟我,我们把结构调整了一下,大伙儿看看?”

李懂觉得有那么一个瞬间,他真的能从顾顺眼睛里看见胜利的曙光。

tbc.
or not.

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不才碔(wǔ)砆(fū),感谢阅读。

评论(5)
热度(22)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