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新年贺文』『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中』

上 

 

预警:文中校拟非高校本身而是高校象征。 
大概是个不太正经的群像? 
主北清BL/上西交BG「什么鬼名字」 /隐复华BL
天气状况未考证「所以是不是真下雪了我也不清楚」

 …………………………………………………………

 

 

飞机于十一点二十五分降落。


扑面而来的寒风让中科姑娘不由为自己身上的这件加厚大衣暗自庆幸。要是不听西交一句劝,那何止吃亏那么简单,恐怕就要红红火火地发起烧来了。这样想着,中科把围巾紧了紧,仔仔细细掖进领子里。


出机场,打车,报地名,看地图,中科一路顺利地来到了西交楼下。看清楚单元,掏出手机查看短信确定了一下楼层,为自己没有一点路痴特质而骄傲的中科姑娘准备上楼了。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中科刚刚确定过的那个窗口处传来喜气洋洋但震耳欲聋的声音。中科吓得后退一步,险些绊倒在门口的台阶上。


看不到烟,八成是电子的。嗯,西交的环保意识令人赞许。


从惊吓中缓过神来的中科脑袋里面居然首当其冲冒出了这样的想法。难道说是保护环境从高校抓起吗?


倒是隆重的欢迎仪式。中科抖擞抖擞精神,三步并作两步跑上楼梯,在刚刚贴好崭新春联的门前停下,细细端详着喜气洋洋的红纸上翩若惊鸿矫若游龙行云流水遒劲有力的字迹。
嗯。不愧是北师。


轻轻在门上叩了三下,中科后退一步,眼睛亮晶晶地闪着喜悦的光。

 

 

 

 

“春节快乐!恭喜发财!”拎着刀子的上交一开门,三张笑成花的脸就出现在面前。一本正经作着揖的三校看上去就像三个青年时期的善财童子,正带着纯良无害的笑容试图讨要红包。上交一下乐了,把三人迎进屋,西交早跑过来把北大肩上的黑色帆布包接过。“诶呀北大清华真是麻烦你们俩了,还专门找北师讨副春联来。我还说不用那么麻烦呢……真是谢谢你们啦!”抱着包的西交显得怪不好意思。二人还没来得及答话,一边的复旦倒是先开了口:“西交你还跟他俩客气,大姐的忙哪有不帮的道理。”“就你贫嘴。”上交往他头上敲上一记,冲北清二人挑了挑眉毛。


平时冷冷清清的屋子一下子热闹起来了。还脸红着的西交长吁一口气,看着眼前叽叽喳喳拌嘴的两个校,还有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一两次面的北大清华,不由得感叹春节真是温暖的节日。
毕竟,作为高校的大家能这样欢聚一堂真是太难了。


但也真是太好了。

 

“啧啧啧,你说这北师的字是真好看。哎呀。真好看。”复旦后退几步,看着贴好春联和福字的大门,双手倒叉着腰,眼睛眯成一条缝,摇头晃脑满意得不得了。北大敲敲门,对前来开门的清华表示对联已经贴好了。

“西交!”清华大吼了一嗓子,那边的鞭炮声就噼里啪啦的响起来。复旦和北大进屋关上门,楼下的中科姑娘被吓得花容失色。


“今年签了那个条幅,本来不应该放炮的,但是不放又没有气氛。所以买了电子的。”西交一边把鞭炮收起来,一边向大家解释。周围的校纷纷点头。嗯。西交是个有环保意识的好高校。上交正在厨房里给大家盛上刚熬好的皮蛋瘦肉粥暖身子,当当当的叩门声就响起来。


“中科!你来啦!”打开门的西交还没等华科开口,就开心地一把把人拽进来。“上交上交!给中科盛粥!”


嗯。果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刚还被风吹得凌乱的中科对着热气腾腾的粥碗如是想。

 

 

 

 

浙大先生站在机场的冷风中,价值千金的大脑此时被名为“追悔莫及”的情绪塞得无法活动。
也被不留情面的冷空气冻得无法活动。


这真是……浙大扯了扯身上略显单薄的大衣,竖起了衣领。怎么就忘了西安有风这回事。狂风呼啸而过,浙大冷得头皮一阵一阵发麻,差点忘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招手叫辆出租车。
一个劲儿打哆嗦的浙大行动也不够灵活,眼睁睁看着眼疾手快——还穿得暖暖和和的小年轻们小步快跑着挥手招来了一辆又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内心宛若打翻了试剂瓶般五味杂陈,还冒着点火,散发着刺激性气味。薄薄的单层围巾在脖子上硬生生缠了三圈,冷空气依然见缝插针般往大衣里边钻。


所以这围巾就是个花架子是吧。浙大一面哆哆嗦嗦地伸出手,一面忿忿琢磨着。


怪谁啊。


西安机场外,腊月的冷风中,一位紧扣着墨色白翻领大衣的衣扣,下配着熨帖的西装裤,深蓝围巾在颈上缠得严严实实,仪表堂堂玉树临风望之便觉气度不凡的谦谦君子,面容沉静,表情肃穆,黑框眼镜下深邃的眼眸不起波澜。

此时的浙大,外表有多英气逼人,内心就有多纠结崩溃。


算了,这围巾,聊胜于无。


浙大重重地叹一口气,对远处驶来的出租车僵硬地招了招手。


“小伙子,南方来的吧,冻坏了吧!”司机是个脸膛通红的中年人,头发花白,戴着厚厚的手套,脸上挂着同情的微笑。


想了想自己的年龄和自己的外表,浙大从容不迫开口道:“是啊是啊。这风简直能把脸划出血口子来。师傅,麻烦去西交大。”


就这么淡然地接受了小伙子这样名不副实的称呼呢。突然响起来的手机铃声似乎是在抗议这种厚颜无耻的行为。


眼镜片还雾蒙蒙的浙大掏出手机,模模糊糊看着似乎是西交。滑到接听键上,凑到耳朵边,莫名其妙就传来了上交的声音。


“喂!浙大啊!你到西安没?”


很好,一万点。


“我刚刚出机场,现在在往市区走,怎么了吗?”


“哦这样啊,那你帮忙捎半斤鸡蛋上来吧,西安交通大学对面那家超市就有卖的!先这样啊!谢谢你啊!”


浙大被冻僵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下,上交已麻利地把电话挂断了。


哦。这样啊。


能为大家做点什么也是挺开心的。


“师傅,您停在离交大最近的超市就好了,谢谢您啊。”


拎着鸡蛋走出超市的浙大低头看着手机,已经是下午五点二十。

 

 

 

 

清华打开门的时候,惊讶地看到了南大姑娘冻得通红的脸。

联系到那一阵重且急促的敲门声,清华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那会是一向温温柔柔的南大弄出的动静。


“清华大哥过年好!”南大匆匆迈进门里,笑着对清华作了个揖,急急忙忙换上拖鞋就跑进了厨房。


“呀,南大,你来啦!”跑的太急的南大还没进厨房门就差点撞在高高挽起袖子端着凉菜的西交身上。南大还没来得及站稳看清对面是谁,北大的声音就从厨房里传出来。“南大来啦?冻坏了吧!清华在客厅,你让他倒杯茶给你。”清华早端着茶走过来。南大看清了西交,连忙一把抓住她肩膀晃了两下:“西交西交,飞机晚点了,我这就去熬汤,不会影响开饭的!”西交先是一愣,等明白过来,便朗声笑着放下凉菜盘子,揉了揉小南大的脑袋,接过清华手里的茶塞进南大冰凉的手里:“不着急啦,小南大你来我们就已经很开心了,我们惦记的可不是你的汤,而是你本人呀。快把茶喝了,暖和暖和。”


南大的脸依旧红扑扑的,眼睛也亮晶晶的。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轻轻地笑了,而后接过西交手里的茶,仰头喝了下去。

 

tbc.

评论(2)
热度(11)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