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红海全员】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4]

高考倒计时放松身心产物。
可能坑,可能填。
全员学者向,注意避雷。 
tag标明全文cp,若无具体内容致歉。 
科研部分必然出现常识性及学术性错误,敬请斧正。 
全文致敬郝景芳,有刻意推文向。 
喜爱作品不代表完全同意作者观点。
tag是彩蛋。
ooc致歉。 

废话太多,叨扰。 

————————————————————————— 


[一]    [二]    [三]


[四]

张天德从玻璃温室望出去。

研究院的楼群侵刻了岁月的痕迹。爬山虎垂下来,干瘦灰褐的枝蔓上缀一点点新绿,像疏疏落落的桥栏上零星几只祈愿的铃铛。农学院窗口下停着老教授的老二八。一条小路自侧蜿蜒出去,草本和乔木在尽头占山为王。草芽早些日子毛茸茸盖了一地,多的是不高不矮的乔木恣意伸展枝桠,沐着东风和暖阳。上了年头的树枝干粗壮形容高大,半中腰挂个铭牌,太阳光在上头蹦跳。张天德看着空气中若隐若现的丁达尔效应,看着阳光浇透玻璃温室的角角落落,看着欣欣向荣的实验组,张牙舞爪的实验组,死气沉沉的实验组,乏善可陈的实验组,以及大同小异的对照组。

他看着光影斑驳中的佟莉。

寸头,剑眉,目光炯炯,长年健身造就的硬朗过大部分男性的躯体线条,笔直的脊梁和飒爽的英姿不属于培养皿和显微镜。张天德做过一个梦,梦里姑娘厚重的作战服落满尘灰,她扛着机枪别着匕首,眼神在漫天硝烟飞沙中凌厉。梦里还有些别的,他喘着粗气惊醒,惊出浑身冷汗。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他恍惚中觉得她真的属于军营。

在实验组和对照组之间,佟莉抱着实验记录端立着奋笔疾书。她的字迹也是果决而利落的。

张天德安顿好面前的植物,给它做遮光处理。他和佟莉几乎同期进入课题组。之后的那点小心思,他却只敢一个人揣着。有时候远远看着,有时候就在边上看着,有时候拌两句嘴分几块糖,揣化了也舍不得吃。陆琛就叉着腰瞪着眼骂他怂,庄羽站一边看戏帮腔。他知道自己在大老爷们中间吃得开,看见小姑娘就脸红脖子粗。

问题是,佟莉看着也不像小姑娘。罗星四仰八叉躺在健身房地板上跟他嘟哝。我是真的觉得,除过杨队徐副,你们队执行力最强的就是莉哥。陆琛往肚子里灌着水大大咧咧走过来往罗星边上一坐,眼睛瞄着跑步机上的庄羽,头点得像小鸡啄米似的,看得张天德心里虚得慌。庄羽跑完脖子上搭条毛巾走过来,顺手捞过陆琛的瓶子就是一阵咕咚咕咚,完事一抹嘴,埋汰两句行了,石头哥和莉莉姐早晚的事。诶,莉莉姐对你印象可好。

张天德就闹个大红脸。

佟莉摁一下按动笔,弹簧嘣的一声,张天德慌里慌张收了念想给植物编号。佟莉逆着光走路带风,白大褂在身后飘成战袍。张天德贴完标记冲她傻乐,佟莉一抿嘴,笑的时候头低下去晃一晃。张天德又看着满院子的阳光,叉着腰瞪着眼的陆琛在他脑子里嚷嚷。

“天气挺好的,咱上院子转转?”

佟莉抬头看他,大眼睛里有慧黠的小火花一闪。她一笑,高光愈发在苹果肌上聚焦了。张天德脸上有点没藏好的紧张,她觉得还挺可爱的。于是她一转身,冲他一挥手,动作潇洒不已。

“成啊,那就走呗。”

张天德又憨憨笑了,紫外线太强,晒得脸上红扑扑的。他迈开长腿急急倒了两步,跟上了佟莉活泼的背影。





顾顺加入蛟龙快满两周,着实让李懂一天一个百分点的往上长见识。他讶异于他的自觉自信自来熟,他浑身上下的黑科技,他脑子里曲折繁复过空间填充曲线的脑回路,他和新队友(尤其是庄羽)迅速建立的友情,以及罗星在他面前的判若两人。


庄羽和陆琛定时记录的间隔,两个人就趴在办公室里查资料想办法,李懂对着电脑建模。隐隐约约听着几声徐宏徐宏,紧接着杨锐就从实验室过来,脚步急匆匆的。“有个培养皿菌落活性出了点异常,pH计坏了,试纸精度不够,你们谁有办法?”杨锐眼睛把三个人来回打量几遍,看着三个拨浪鼓一样的脑袋,叹了口气。顾顺推门进来,正好看到队长把手放到睛明穴上揉。

“队长,出问题了吗?”顾顺手里还拿着张衍射图谱,自觉在杨锐面前立正询问。杨锐简单解释了情况,就看顾顺眼睛突然一亮,快步走到办公桌前抽了根钢笔递给杨锐。

“队长,pH计,按这个就行。”

目送队长急匆匆离去的背影,顾顺一回头看三个人正盯着他看。“这是怎么了?你们这看叮当猫呢?”他跟庄羽陆琛对视了一秒钟,居然看到两个人重重地点了一下头。“别啊,怪不好意思。”顾顺笑起来,小虎牙很不安分又探头探脑的。

回到位置上拿了图谱,顾顺走到李懂身后撑着他椅背盯着显示器。“你这么想的?”他对着那个模型看了一阵子,李懂听到咀嚼的声音,鼻子捕捉到一丝薄荷味。

“我这两天模模糊糊有点儿新想法,还没成型。”李懂去接他手里的图谱,“大框架到目前基本没有改动。”

“是,我也有点儿。”顾顺拿手点着屏幕,眼睛跟着指尖来来回回,“还得论证一下。成型了跟你商量啊。”

李懂应了一声,抬头看他一眼。他也低头看李懂,给他一个“你想问什么”的眼神。李懂犹豫片刻,还是露出一个腼腆的笑,眼里的光让顾顺又是一个眼熟。你还有多少这样的东西啊。他小声问。顾顺一下子有点想笑,感觉像是对着个好奇心重的小孩儿。他冲李懂歪了歪头,语气里夹带点儿得意洋洋。还多着呢。有机会慢慢给你看。他在椅背上轻拍一下,把图谱留在李懂桌子上,自己回了位子。




“懂事儿,咱研究院后头有棵合欢树啊!”

佟莉推开门,后头跟着张天德。她这么一喊,李懂还没来得及说话,庄羽先亮了眼睛。陆琛揉了揉他的头,翻了两页书。“咱们院子树挺多的,角角落落各种各样的都有。星哥办公室外面还有棵木棉好像。”庄羽一听眼睛更亮了,佟莉看了喜欢得不行,说再过一阵子让你琛哥陪你去看看。张天德还是在后头边笑边偷偷瞄着佟莉。陆琛憋着笑暼着他,没让张天德发现,倒是跟顾顺目光撞了个正着。两个人会心一笑,顾顺继续建他的模,陆琛揉着庄羽的脑袋在又心里恨铁不成钢。两个礼拜,顾顺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咱莉哥又不是瞎子,你也该坦白从宽了的我的石头哥诶。真是急死我了。这么想着,又伸手在庄羽脸上掐了一把。庄羽跟他莉莉姐叽叽喳喳说得开心没工夫理他,他自己见好就收把手乖乖缩回去了。

手感真好。




“喜欢啊?”

顾顺手下敲敲打打,眼睛都没从显示器上挪开。

李懂没说话,他有点儿不好意思。高中的时候他骑车上下学,总是早起五分钟绕点路去看合欢,从打苞看到花落,极其偶尔,花瓣和雨点揉在一起,带着香气洒他满身。挺多人知道李懂喜欢合欢,没几个知道为什么。


“那史铁生呢?”

“什么?”

顾顺嚼着口香糖,他的声音有点小还有点模糊,庄羽还拉着佟莉说得开心,叽叽喳喳的李懂也听不清顾顺说了什么。

“没事,我说挺好。”

顾顺没看他,轻轻笑了一下。





“可以啊顾顺,你小子有一套。”

杨锐把钢笔还给顾顺的时候,拍拍他肩膀,笑起来眼睛愈发看不见了。

队长,您手劲真大。顾顺腹诽。

tbc.
or not.

一些唠叨。
很开心有小伙伴喜欢它。因为笔底下里面有很多故事想呈现出来,但是不想破坏正文的连贯性,所以准备以四篇一次的频率把这些故事都放出来。应该是以首篇对罗星的介绍那种个人特写的方式。所以想问一下小伙伴们呀,下一次想要看谁的故事?




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不才碔砆(wǔ fū),感谢阅读。

清明安康。

评论(3)
热度(34)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