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红海全员】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3]

高考倒计时放松身心产物。
可能坑,可能填。
全员学者向,注意避雷。 
tag标明全文cp,若无具体内容致歉。 
科研部分必然出现常识性及学术性错误,敬请斧正。 
全文致敬郝景芳,有刻意推文向。 
喜爱作品不代表完全同意作者观点。
ooc致歉。 


废话太多,叨扰。 

————————————————————————— 


[一]    [二]


[三] 

罗星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李懂也没有。

起得早的做早饭,起得晚的打下手。罗星和李懂一起住了四年,晨起梳洗用餐,整理内务,效率高得吓人。然后两人出门,取期刊,步行三分半乘大兴线,到站下车,站口刷两辆单车,骑行五分半,提前打卡上班。偶尔罗星夤夜观测到黎明,或李懂做定时记录守着培养基过夜,第二天就在地铁上打打瞌睡。其他时候,罗星就和李懂随便聊聊,互相看看对方期刊,调侃两句隔行如隔山,又安安静静看自己的。 

“我那同学你见过了?” 

地铁上罗星这么问。李懂抱着本《Science》,抬头看看罗星,点头。还行吧,没闹矛盾吧?罗星想起昨天顾顺在他办公室里闹的那一出,失笑。他这人就这样,我行我素惯了,脊梁骨正着呢,没啥坏心眼。他要是欺负你,跟哥说,哥帮你收拾他。 

李懂嘴一抿,笑了。 

“我觉得他性格挺好的,很快就和大家打成一片了。”李懂想了想,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罗星正看着篇蓝色掉队星的论文,没应声,就点了点头。李懂盯着站名表上一闪一闪的小红点,揉着手里的页角发起呆来。



顾顺和庄羽昨晚“哥俩好啊六六六啊”的声音,以及和佟莉霸气十足的“十五十五二十”在李懂耳边一圈一圈地绕。麻辣锅咕嘟咕嘟沸腾着飘了满屋子香,顾顺陆琛两个划拳的吼得面红耳赤,庄羽在一边数得起劲;佟莉等不住又转过身去和石头“十五十五二十”,看石头手忙脚乱的样子哈哈大笑着一巴掌拍到他寸头上;杨锐跟徐宏笑呵呵地看着一群人,像极了两个满脸慈爱的家长。 李懂捧着杯子小口小口地喝茶。他没有罗星的从容与自信,更没有顾顺的豪爽与洒脱。不能快速融入新集体,不能快速适应新环境,不能快速迎接新挑战。李懂看着勾着庄羽脖子还跟陆琛划着拳的顾顺,就好像是看着自己人格的对立面。顾顺好像是个挺神奇的人。

其实这样挺好的。李懂觉得包厢里的暖意一点一点把自己包裹起来,乱七八糟的喊声和笑声一个浪头打上来,把脑子里的焦虑淹了个干净。



傍晚的火锅店里人声鼎沸。石头眯着小眼睛憨憨地笑,张罗着给人添茶。顾顺坐在庄羽边上,听杨锐边捞菜叶子边絮叨。“………我说把那几盆菜搬到办公室里边吧,你们副队老大不乐意。”陆琛挤挤眼睛,庄羽闷了一口茶把笑憋回去。石头给佟莉添茶的手抖了一下,佟莉暗搓搓捂住了嘴,李懂乖乖巧巧埋下头吃自己的宽粉。

这气氛,是什么玩应儿的前奏吗。顾顺一怔。

“你说那个菠菜,绿油油的多好看啊,随便剪两片就是实验材料,还有那个紫甘蓝,花青素啊啥的都有了。最可气的就是那个紫菜。那可是单层细胞啊!单层细胞!好好的资源不知道造福课题组,你说说,你说说!还有没有点集体意识。”说着转脸白一眼徐宏,猝不及防被塞一嘴生菜叶子。

“行了行了饭都堵不上嘴。”

顾顺又是一怔。

右边的庄羽忍笑忍得不敢张嘴,顾顺就拿胳膊肘怼左边李懂,压低了嗓门儿。“杨队种菜?” 

“嗯。”李懂嘴里嚼着宽粉,暼他一眼,点点头。

“还种紫菜?!” 

“薇菜和泥炭藓也种。”李懂把宽粉咽下去,偷偷瞄一眼队长,悄么出出跟顾顺说。

顾顺感到有些恍惚,这怎么跟植物分类学扫盲班似的(1)。他难以置信盯着李懂看半天,只能从他眼神里看出一种骗你跟你姓的笃定。顾顺又抬头看看一桌子的生菜茼蒿西兰花,以及升腾的白雾后边表情看不太真切的杨锐,把嗓子压得更低。

“有什么不种的吗?”

“百合科的不种。”

“为什么?”

“副队闻不得韭菜味。”一边的庄羽可算是能开口说话了。“哦,但是他也会。我还见过他还在知乎上答过来着。我们杨队,行走的农广天地。我就是在他们家把十字花科(2)认全的。”

杨队的业余生活真是丰富多彩。顾顺心想。

这么想着,顾顺伸了个懒腰,觉得脖子发酸。

他睁开眼睛,看到了自己的新办公桌,闪着Windows小图标的屏保,开着盖儿的保温杯。他又转了转脖子,模模糊糊看着个穿白大褂的人影儿。




人影儿走过来,声音清清亮亮的。

“我吵醒你了?不好意思啊。”

呦,李懂。



顾顺舒舒服服地把身子往后一靠,展展地伸开一个懒腰。昨儿跟大家伙儿玩儿得痛快,做梦都是听几个人埋汰队长的事儿。不过这脖子可是不太舒服。顾顺活动两下脑袋,颈椎嘎嘣嘎嘣响。“没事儿没事儿,自己醒了。你来得够早啊。”李懂在自己座位上坐下,侧身一看,顾顺眼睛里红血丝触目惊心。

“你刚来就睡实验室?”

“啊,昨晚结束就过来了,麻烦队长给我发的资料,前半段儿我没跟,开个夜车加个班儿嘛。”顾顺脸上有倦色,语气可是一点儿没变,生龙活虎的带着点儿皇城根儿味道。“我昨晚把那X光衍射图谱看了,结构挺刁钻的。”顾顺伸手拉过自己的保温杯,李懂在一边拧起了眉毛。顾顺晃晃杯子,伸手要往嘴边送。李懂眉毛拧得更紧, 哎的喊了他一声。“………那边有热水。”

顾顺一听又乐了。“呦,谢了,心眼儿挺好啊。”他半个身子倾过去,举着保温杯在李懂眼巴前儿晃两下,“你觉得这是啥?”

“保温杯。”

李懂揣测这是个幌子,直接戳穿又于心不忍,便非常配和地往里跳。顾顺露出心满意足拽了吧唧包袱叠着包袱的笑,“对一半儿。”他拿手摁两下杯子底儿,一搓,滑开一个盖儿,顾顺从里头抽出来一个扁扁的圆片,饺子皮儿似的。“还是个储物盒,恒温的,可调的。”顾顺又把饺子皮儿伸到李懂鼻子底下,“你觉得这又是啥?”

“眼贴。”

李懂这次没留情面,斗大的好视力三个字写在上边,再说不知道也是对不起自己天天对着照片图谱推结构的本职工作。“
这杯子很有意思啊。”

“那可不。”

顾顺把眼贴塞回去,铿一声还挺好听的。他站起来,颀长的身子,白大褂微微起褶。李懂从进门就一直没开灯,怕扰了顾顺清梦。这会儿顾顺舒舒坦坦拉了肩,迈开长腿去把灯开了。转过身,李懂能看到他噙着笑的眼睛和探头探脑的小虎牙。

“浪费的空间多着呢。如果都能利用上啊——”

几颗小星星在他眸子里闪。

“放开了想吧您呐。”




tbc.
or not.

(1)紫菜,藻类植物,紫球藻科。薇菜,学名紫萁(qí),蕨类植物,紫萁科。泥炭藓,苔藓植物,泥炭藓科。初中生物有介绍低等植物的部分。
(2)大部分蔬菜都是十字花科的。之前学植物分类的时候天气热大家都懒洋洋不想听讲,老师突然告诉我们这个科的植物基本都能吃。[于是一下子打起了精神]






你永远不知道一样东西的真正用途。不才碔砆(wǔ fū),感谢阅读。

评论(2)
热度(41)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