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See You Again【梅罗】【哈蛋】

Warning:
非典型Valentine's Day贺。
Percilot有。踩雷慎点。
虽然梅罗写在前面但大致对半分。
结局反转HE。
部分设定借鉴黄金圈。
人物属于Kingsman,ooc属于我。

推荐bgm:花粥《杀死那朵花》

上一条是我诌的。

————————————————————————————

当烈性威士忌快要见底,Merlin撕心裂肺的自我检讨声渐渐弱下去的时候,Eggsy终于伏在桌上开始抽泣。“我……我他妈应该……和……和JB一块……去见他妈天杀的耶稣……”Merlin抬起布满血丝的眼睛迷茫地瞅着他,他伴着酒嗝的沙哑的哭诉听上去实在不怎么动人,“这下好了……Gary·Eggsy·Unwin!世界一流英雄特工!瞧瞧!他还能失去点什么呢!”过度的激动和夸张的呼喊使他的嗓音更哑了,就像扯着一面破烂不堪的风箱。Merlin渐渐有些回神,勉强将目光聚焦在年轻特工身上。

“Kingsman没了……Roxy没了……老天……连他妈JB都不放过……”Merlin突然失焦的瞳孔被他忽略,“可我他妈还坐在这个鬼地方……我这条命就像什么病似的黏在身上他妈撵也撵不开……”*

“得啦,得啦。”Merlin晕晕乎乎拍拍他肩膀。“我们都知道你还想着他。得啦。早晚一个样。”

“还想着……还想着他?我他妈才不会……才他妈的不会!”Eggsy像是突然被针扎了似的从Merlin边上弹开,“我他妈从来没想过他!……我凭什么啊……我凭什么啊!我他妈就该去下地狱!”他飘飘忽忽抓起酒瓶子倒了半杯,顺着喉咙浇下去,“该死的他还没收拾我……他还没回来收拾我……我他妈在他临死前……在他去那鬼地方之前跟他吵了一架!我他妈的……我居然骂他变态!…………”Eggsy的抽泣终于彻底打断了他不那么好听的倾诉,Merlin闷着头在一边满上了酒杯,泛红的双眼不知是被Eggsy打动,亦或是酒精的功劳。

醉眼朦胧的Eggsy在泪光中又看到了那个疲倦无奈的背景。他试着呼喊,而他发不出声音,背影也没有回头。

他们相互搀扶着回家的时候,夜风冷得刺骨。



“Galahad,你又迟到了。” Merlin穿着夹克戴着贝雷帽的样子让Eggsy有几分陌生——很难想象军需官没有了锃光瓦亮的脑门会是什么样子——但他脸上的表情却是Eggsy所熟识的。“但这一次
我原谅你。”

“我真的很抱歉,Merlin.”Eggsy从他标志性的似笑非笑表情中捕捉到一丝宿醉的倦意,“你看上去不太好。”

“彼此。”军需官还给他一个微笑(如果那也能算微笑的话),递上他的机票:“十点半,如果你不想走着去肯塔基。”



Merlin的睡眠一向很安稳。“那完全是他白天用脑过度的功劳。”有人曾经这样打趣过。“除了发际线和黑眼圈之外,他的工作总得给他点积极的回报。”

确实有点积极的回报。那张洋溢着自信活力与生机的面孔适时撞进他的脑海。他都可以用他的头发想象出来Roxy对着Eggsy打趣他时眼睛里跃动的星光。Kingsman系统向来不乏女性职员,真正的女骑士倒是寥寥无几——不,这绝不是Roxanne Morton在他脑海挥之不去的原因。

可那又是什么原因呢。Merlin记得每次见到她微笑的时候她唇角翘起的弧度。说真的,其实只是因为她的微笑永远保持着同一个弧度。倒是富有家族特色。Percival如老照片般苍白而又僵硬的表情历历在目。那是她带着宣言意味的示好,向对方传达友善的同时也清晰划定界限。接受任务时那一贯肃穆的表情让Merlin忍不住直视她止水般的双眼,短暂潜伏时自上而下的视角使终端的指挥官描摹她垂眸思考的样子。Merlin曾在Eggsy的视角中见过她战斗的英姿,游刃有余干脆利落,没有分毫拖泥带水。扣动扳机乃至挥舞匕首时她的眼眸中也看不见狠戾和阴霾,取而代之的是势在必得的自信与凛然正气。

“Shoot the dog.”Merlin听见自己说。意外地,她从自己手中接过枪时带上了一个玩味的笑容。瞄准的双手没有颤抖,全神贯注的双眼没有泛红,紧抿的唇没有下撇,扣扳机的手指没有犹豫。枪响的时候,Merlin怀疑自己的眼神有出卖自己的打算。

“Congratulations.Lancelot.”

他对着回过神的女孩微笑的时候,那个难得带上一抹茫然转向自己的青春面孔倏然被火焰吞没。

Eggsy在飞机起飞后不久就进入了浅眠,因此他没有看到突然惊醒的Merlin鼻翼上一滴浑浊的泪。



在Statesman的最后一晚Harry躺在Eggsy身边。男孩被噩梦惊醒的时候年长的爱人握住了他的手。毫不迟疑地,Eggsy翻了个身,把脸埋在他颈窝里。Harry感到眼泪从他皮肤滑过。他叹了口气,轻轻搂住了怀里的人。“悲伤不能弥补我们的错误。”他低沉的声音带着关切,“你已经做得够好了。”

“可是我害死了所有人。”年轻人的声音虚弱而沉闷。现在火焰和爆炸代替杀戮和子弹成为他噩梦的新主角。他甚至想过如果这些都是失而复得的代价,永远失去Harry也不是不能接受。“我没法原谅我自己。”

“可是他们都已经不在了。”Harry的声音突然严肃起来。“你的自责不能扭转现实。”不太好的回忆在他眼前浮现。他的声音又低沉舒缓下去。“不让历史重演是对死者最高的敬意。”

Eggsy没有再说话。他待在Harry的怀里,这让他感觉自己不那么像一座孤岛了。尽管他仍在绝望的海洋里漂流,但他也明白自己不会再沉到冰冷的洋底。他开始理解了Harry的自责与懊恼。一瞬间似乎所有人的灵魂都在黑暗中注视着他。惶惑之间,他仰起脸,含泪的眼眸在黑夜里带着暗淡的光。Harry低下头去,安抚地轻吻着他的唇。

黑暗中响起短促的手机提示音。



希斯罗机场不会是一个通灵的地方。在汹涌的人潮中,Merlin这样对自己说。于是他思考着要不要抬手给自己一巴掌——或许他真的这么做了。在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Harry紧紧捉住自己的手腕,眼神惊异。

“你干什么?”Harry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语气中也带了责备。Merlin在他茶棕色眼睛的注视下竟显得有些迷茫。“你疯了吗?”

他的手指修长有力,握得Merlin手腕发疼。

发疼。

“你用力。”Merlin这样对他说。

Harry更加难以置信了,在他呆呆瞪视自己的当儿,Merlin索性抓住他的手狠狠地照着自己手腕扼了下去,在剧痛中急切地抬起头。



他看到金发的女骑士身着鸽灰色的西装,和一旁身材颀长面无表情的男人聊得开心,她的手里举着一张纸,端正秀气的手写体,明明白白写着:Hamish.



等他再次回过神的时候,他的眼泪已经落进了怀中女孩柔顺的金发里。

▲彩蛋

Ⅰ.Eggsy的短信

“嘿亲爱的Kingsman特工Gary Unwin,我最好的伙计Eggsy,我知道你爱Harry Hart先生爱得死去活来,我也知道你最喜欢的鞋子其实不是那双该死的白翅膀阿迪而是你的第一双Kingsman出品牛津鞋,我知道你喜欢海德公园的那棵大梧桐你小时候还有过一个风筝卡在上面,我知道你分不出京巴和斗牛犬。我还知道你一直想赢我一局斯诺克,而我还欠你一杯马提尼。现在你可以相信了,我是Roxanne Morton,我和Percival叔叔都还活着。”

“……………天啊你怎么会从导弹袭击里活下来的!”

“那天是James叔叔的生日,我整个晚上一直在墓园里陪着Percival叔叔,不然他一定会喝得不省人事的。”

事实上那天的Percival仍然喝得不省人事。他的爱人总是能在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他们身边。



Ⅱ.Amelia的故事

当Roxy和Amelia见面的时候,两个人的表情都像大白天活见鬼一样。

“很简单,因为我根本就不在家里。”
“很简单,因为我们内勤人员的地址根本就不在资料库里。”
“你是说……所有人?”
“所有人。”
“包括Merlin?”
“包括Merlin.”

当Amelia看着一贯沉稳持重冷静端庄的Roxy突然双手掩面手肘支在膝上放声大哭的时候,本该明白些什么的她一下子震惊得什么都不明白了。



fin.

新年快乐,亲爱的小伙伴们。
Hartwin大旗永不倒*٩(๑´∀`๑)ง*
嗯,新的一年,来张嘴吃我Merxanne/Percilot安利吧(´• ᵕ •`)*

*摘自《007:天幕危机》

评论(5)
热度(49)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