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泽曰未名

百花发时我不发
我若发时都吓杀
不才碔砆[wǔ fū]请多指教

『算如今,君还记』『一发完』

存货混更。
让他们俩在高考前先吵一架吧!
微虐慎。


————————————————————————

“啪”的一声,文件被摔在办公桌上。面前仍然只有一个背影,银灰色头发,宽松的长袍。
“伪君子。”
黑色短发的青年面部表情全无,目光凌厉冷酷似利刃。左手按在那份文件上,右手在身侧紧紧握拳。黑色西装由于过分突然的动作起了褶皱,细框眼镜微微滑落。
“装聋作哑。”
把手从文件上移开,语气中满满的都是讽刺。
“你自己看看,你们的招生简章,上面写没写贿赂?写没写诓骗?写没写强制?写没写你们那些不知廉耻令人发指的行为?”
长袍的背影岿然不动。
“彼此彼此。”
京城的夏风穿过大开的窗户,撩起那人的灰白色发丝。背在身后的双手骨节分明,右手中的书卷纸页泛黄,书脊脱线。黑发青年看着那个静立的背影,缓缓扶正眼镜。
恍如隔世。
“先生!先生留步!先生若是一意孤行,倘使蔡先生知道了,是要怪罪的!”
“无妨。为思想自由,为民主科学,无妨。”
那时那人一袭藏蓝长袍猎猎生风,腰杆挺得笔直,刚毅果敢,无所畏惧。那个背影屹立在时代的风口浪尖,气度凛然思想活跃,如灯塔照亮黑暗的暴风雨夜。
“北大。”
不应。
“小北。”
不应。
“京师!”
不应。
“真是可笑啊。你也有被黑暗吞没的一天。”
银发男子转身,眼神含笑,长袍轻摆。
“以牙还牙,过奖过奖。”

fin.

评论(7)
热度(13)

© 有泽曰未名 | Powered by LOFTER